法律咨询热线:

400-900-1399

  • 当前位置: 泽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泽正案例 >
  • 泽正案例

    广州铁路运输第二法院

    2017)粤7102民初274号

    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黄浦区某某88号大院9号105、106房。

    法定代表人:温某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宽,广州律师

    被告: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某某镇市鱼路180号。

    法定代表人:孟某某。

    被告: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某某镇市鱼路180号。

    法定代表人:林某某,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反诉原告):广州市盈某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某某镇鱼窝头大道68号四楼。

    法定代表人:林某某。

    以上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某某,系公司员工。


    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物流公司”)与被告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控股公司”)、被告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钢铁公司”)、被告(反诉原告)广州市盈某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某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某某物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宽,被告裕丰某某公司、被告某某钢铁公司、被告(反诉原告)盈某某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某物流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1支付原告运费52724.1元,并从2015年5月1日起以52724.1元为本金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按日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计至付清日至,暂计至起诉日5500元,小计58224.1元;2.判令被告2支付原告运费33773.5元,并从2015年5月1日起以33773.5元为本金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按日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计至付清日至,暂计至起诉日3500元,小37273.5元;3.判令被告3对前两项合计95497.6元款项中的运费7万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承担补充赔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4年3月20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盈某某现货电子交易平台物流三方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约定原告承接被告1与被告2等物流配送服务,被告3作为原告与被告1、被告2的受托方负责结算事宜。2015年10月底原告起诉被3要求支付拖欠的运费7万元,该案一审驳回了原告的诉请,二审维持原判。该案二审[案号:(2017)粤71民终35号]查明,2016年3月17日,被告3未收被告1费52724.1元,被告3未收被告2费用33773.5元,2016年12月20日,三被告共同出具《业务函》再次确认被告1应付52724.1元,被告2应付33773.5元,合计应付86497.6元(该金额与2016年3月17日对账单一致);且明确被告3已垫付16497.6元;合计应付原告运费7万元。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履行前述运费的义务,但被告至今未付。经查三被告均属于关联企业,存在恶意串通拖欠运费的行为,原告特提起诉讼,恳请法院依法判决。


    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盈某某公司辩称:1.对某某控股公司未支付52724.1元是承认的,但这是保证金,对利息也不承认;2.对某某钢铁公司未支付款项33773.5元认为有误,未支付的款项数额为17275.9元,对利息也不予承认;3.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3承担连带责任不予认可。因为根据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以及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的判决内容,被告3无需为被告1和被告2未支付款项承担任何责任。且根据合同约定被告3仅负责结算事宜,原告与被告1和被告2的业务结算纠纷以及其他任何纠纷均不涉及被告3,故被告3不需承担任何付款责任;4.对承担诉讼费用的请求,三被告不予承认。


    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某某物流公司依法提交了以下证据:1.《合作协议》,拟证明原告与被告约定,原告承接被告1与被告2等物流配送服务,被告3作为原告与被告1、2的受托方负责结算事宜;2.应收账款确认函,拟证明被告3尚未向原告办理结算的运费7万元;3.民事判决书,拟证明被告1拖欠原告运费52724.1元,被2拖欠原告运费33773.5元。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盈资道公司质证称:对3份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但是对于证据2、3所证明的事项不予认可的,根据合同3.6约定,我方认为7万元属于保证金性质。


    盈某某公司向本院提出反诉请求: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某某物流公司向反诉人支付服务费3117.24元;2.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恒远物流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3月20日,反诉人作为甲方,某某物流公司作为丙方,广东某某商品钢筋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控股公司、肇庆金某某商品钢筋有限公司与某某钢铁公司作为乙方,此甲乙丙三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书》。根据协议规定,就乙丙双方每月的运输费用结算业务,由某某物流公司按1元每吨的服务费支付给甲方。协议签订后,某某物流公司与某某钢铁公司、裕丰控股公司之间共发生运量3117.24吨,即恒远物流公司应向反诉人支付服务费共计3117.24元,但直至2017年6月30日,反诉人仍未支付该服务费。


    某某物流公司对反诉辩称:反诉原告主张的服务费按照其提供的材料反映,发生的时间是2014年5月-8月。从产生费用的时间到反诉原告主张时间已过两年,超过诉讼时效,请法院依法驳回。



    为证明其反诉请求,盈某某公司依法提交了以下证据:1.某某钢铁、某某控股和盈某某的对账明细表;2.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的运输费用对账单。证据1、2拟证明某某物流公司承运某某钢铁公司、某某控股公司货物的运输总量为3117.24吨。根据三方合作协议约定,某某物流公司应向撮合方盈资道公司支付服务费3117.24元。某某物流公司质证称,反诉原告提供的证据发生在2014年,已超过诉讼时效。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3月20日,盈某某公司作为甲方,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案外人广东某某商品钢筋股份有限公司、肇庆金某某商品钢筋有限公司作为乙方,恒远物流公司作为丙方,该三方共同签订《合作协议》,约定某某物流公司承接乙方物流配送服务,由盈资道公司负责结算事宜。其中第三条3.5约定:“就乙丙双方每月的运输费用结算业务,甲方收取丙方壹元每吨的服务费,《服务费用确认表》在每月10日前甲方计算出丙方上月缴纳的服务费,交丙方盖章确认。”第四条4.2.10约定:“乙方未按时付款时,从超过之日起,丙方有权向乙方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收取违约金。”4.1.1约定:“甲方作为乙丙双方的受托方,仅负责结算事宜,乙丙双方发生的运输业务纠纷及其他任何经济纠纷均不涉及甲方。



    2015年7月13日,某某物流公司向盈某某公司发出《应收账款确认函》:“截2015年4月30日贵公司欠我公司人民币柒万元整,即¥70000元。”盈某某公司在确认意见栏注明:“截止2015年7月14日,我公司为贵公司与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之间代收代付的运费剩余人民币柒万元未结清,数据无误。”并加盖公章。



    另查明,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控股公司和盈某某公司运输费对账明细表》1份,注明:“5-8月运输量2159.47吨,盈某某未收托运方运费52724.1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运费52724.10元。”托运方由某某控股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钢铁公司和某某公司运输费对账明细表》1份,注明:“3-8月运输量957.77吨,盈某某未收托运方运费33773.5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运费17275.90元。”托运方由某某钢铁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盖章确认4张《运费费用对账单》,其中7-8月份运输量为1344.59吨。3-8月份,某某钢铁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盖章确6张《运费费用对账单》,其中7-8月份运输量为381.71吨。



    另查明,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控股公司和盈某某公司运输费对账明细表》1份,注明:“5-8月运输量2159.47吨,盈某某未收托运方运费52724.10元,盈某某未付恒远运费52724.10元。”托运方由某某控股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钢铁公司和盈某某公司运输费对账明细表》1份,注明:“3-8月运输量957.77吨,盈某某收托运方运费33773.5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运费17275.90元。”托运方由某某钢铁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盖财务专用章审核确认。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盖章确认4张《运费费用对账单》,其中7-8月份运输量为1344.59吨。3-8月份,某某钢铁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盖章确6张《运费费用对账单》,其中7-8月份运输量为381.71吨。



    本院认为,本案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应当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本案中,某某物流公司为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提供物流配送服务,其主张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支付运费的诉请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根据《合作协议书》4.1.1约定:“甲方作为乙丙双方的受托方,仅负责结算事宜,乙丙双方发生的运输业务纠纷及其他任何经济纠纷均不涉及甲方。”故盈某某公司仅负责本案运费托收托付和结算事宜,非本案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关系相对人,某某物流公司主张其对本案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诉请没有事实基础,于法无据,本院不予以支持。


    关于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欠付运费金额的问题。根据盈某某公司制作的《运输费对账明细表》,某某控股公司未付恒远物流公司运费52724.10元,某某钢铁公司未付恒远物流公司运费33773.50元,合计为86497.6元。而2015年713日《应收账款确认函》中,某某物流公司确认盈资道公司欠其运费金额为70000元,该70000元为盈某某公司代收代付,实际为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欠恒远物流公司的运费,某某物流公司在函上确认盖章,表明其确认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实际所欠运费共计为70000元。另,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7)粤71民终35号民事判决书亦查明,“2016年12月20日,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盈某某公司三方共同出具《业务函》确认:某某钢铁公司应付33773.5元,某某控股公司应付52724.1元,合计86497.6元,盈某某公司已垫付16497.6元,合计应付恒远物流公司运费共70000元。”且某某物流公司向本院起诉时,在起诉状也将该判决书确认事实作为事实和理由引用。综上,本案证据显示,某某控股公司未付某某物流公司运费52724.10元,某某钢铁公司未付某某流公司运费33773.50元,盈某某公司代付恒远物流公司16497.6元。庭审时,盈某某公司陈述称,该16497.6元为代裕丰钢铁公司支付,故某某控股公司尚欠某某流公司运费52724.10元,某某钢铁公司尚欠某某物流公司运费33773.50-16497.6元=17275.9元,合计为70000元。


    关于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盈某某公司抗辩称某某物流公司主张的运费70000元为保证金的问题。经查,本案《应收账款确认函》中,盈某某公司在确认意见栏注明:“截止2015年7月14日,我公司为贵公司与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之间代收代付的运费剩余人民币柒万元未结清,数据无误。”并加盖公章,说明盈某某公司承认该70000元为运费。且盈某某公司与某某钢铁公司、某某控股公司的《运输费用对账明细表》中,对费用的描述均为运费。故裕丰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盈某某公司该抗辩理由没有证据支持,亦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以支持。


    关于盈资道公司反诉主张某某物流公司支付服务费3117.24元的问题。某某流公司抗辩称该主张已过诉讼时效,根据《合作协议》3.5约定:“就乙丙双方每月的运输费用结算业务,甲方收取丙方壹元每吨的服务费,《服务费用确认表》在每月10日前甲方计算出丙方上月缴纳的服务费,交丙方盖章确认。”即盈某某公司应在每月10日前计算出恒远物流公司上月应缴纳的服务费并发出《服务费用确认表》予以主张。本案中,盈某某公司主张的服务费为2014年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运输费用对账单》显示的运输量,以及2014年3-8月份裕丰钢铁公司《运输费用对账单》显示的运输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盈某某公司2017年7月31日向本院提出反诉,即2014年7月31日前的民事权利已过三年诉讼时效,请求保护权归于消灭,且盈某某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有诉讼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故盈某某公司2014年6月以前产生的服务费主张本院无法支持(根据《合作协议书》,2014年6月份发生的服务费必须于2014年7月10日前计算并主张)。其2014年7-8月份裕丰控股公司《运输费用对账单》显示的运输量1344.09吨,2014年7-8月份某某钢铁公司《运输费用对账单》显示的运输量381.71吨,共1725.8吨产生的服务费部分,即1725.8×1元=1725.8元,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本案违约金计算的问题。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未如期支付运费,给某某物流公司造成了损失,且《合作协议书》第四条4.2.10约定:“乙方未按时付款时,从超过之日起,丙方有权向乙方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收取违约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故某某物流公司主张支付违约金的诉请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且双方对违约金的支付方式有明确约定,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故本院依法判定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钢铁公司应从2015年5月1日起(《应收账款确认函》确定的欠款日期2015年4月30日之次日),以所欠运费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银行贷款基准利率标准,向某某物流公司支付违约金。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支付运费52724.10元及违约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从2015年5月1日起计至实际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支付运费17275.9元及违约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从2015年5月1日起计至实际付清之日止);

    三、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反诉原告)广州市盈某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支付服务费1725.8元;

    四、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反诉原告(被告)广州市盈某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1094元,由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46元,被告广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负担639元、被告广州市番禺某某钢铁有限公司负担209元。案件反诉受理费减半收取计25元,由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11元,被告(反诉原告)广州市盈某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负担1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审判员 龙 浩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沈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