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900-1399

  • 当前位置: 泽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泽正案例 >
  • 泽正案例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304刑初222

    公诉机关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女,1968年5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暂住本市福田区,在本市无固定职业。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718日被抓获,同日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事拘留,于20178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

    辩护人欧律师。


    被告人李某,男,1987年7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户籍所在地: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暂住本市福田区,在本市无固定职业。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719日被抓获,同日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事拘留,于20178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

    辩护人周律师。


    被告人向某,男,1982年1115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程度,户籍所在地: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在本市无固定住所及职业。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728日被抓获,同日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事拘留,于20178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

    辩护人林宽,广州律师


       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以深福检刑诉〔2017〕259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李某、向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84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黄培波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及其辩护人欧群楷、被告人李某及其辩护人周田、被告人向某及其辩护人林宽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公诉机关补充侦查和依法延长审限,现已审理终结。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张某(另案处理)于20135月份出资注册成立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2016年在网上建“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以宣扬“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为“幌子”,通过网络虚假宣传,用高额收益为“诱饵”,采取“拉人头”方式大肆发展会员,1年左右时间会员内部层级高达75层,人数高达5572432人。


       “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上线运营期间,参与人员必需通过推荐人在“善心汇”手机APP上进行注册,并向推荐人或者APP关联的慧尚品商城上消费人民币300元购买“善种子”激活账户,再填写身份证号码、银行卡账号、支付宝账号以及注册手机号码等成为会员。会员账户激活以后,会员可根据投入资金额和发展下线数量获得高额的静态、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会员按照平台指令,向陌生会员汇款(称为“布旋”),这一环节完成一段时间后,平台会安排其他会员向此人汇款(称为“感恩受助”),会员可以选择“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档次,“布施”金额从1000元至1000万元不等,收益率从5%50%不等。动态收益就是会员发展下线后,可以拿到下线“布”金额2%-6%的奖励金,其中一半奖励金可提现,另外一半仅在慧尚品商城上购物使用,奖励金直接转入会员APP关联银行账户,通过匹配后由其他会员的支付宝转账过来。内部层级根据会员缴纳的会费数额和发展的下线人数分为普通会员、功德主(分A轮和B轮)、服务中心(分A轮、B轮和C轮)等,每个层级享受购买“善种子”和“善心币”的优惠折扣不同,高层级的比低层级优惠折扣大。被告人黄于2016年6月份通过上线洪某(另案处理)推荐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B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6)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14075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167个、善心币138个、善金币499983个、个人管理奖169053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接单钱包3151元。被告人向某于2016年7月份通过微信群链接主动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C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8),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9008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131个、善心币224个、善金币347413个、个人管理奖240703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接单钱包50元、捐款金额300元。被告人李某于2016年7月份通过上线齐某(另案处理)推荐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B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1),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709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390个、善心币49个、善金币101350个、个人管理奖44522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捐款金额40元。2017年718030分许,公安民警在本市福田区下沙六坊17201房内将被告人黄抓获,并在该房内查获涉案的手机、银行卡、笔记本、善心扣等物品。2017年719010分许,公安民警在本市福田区皇都广场地下室工程部员工宿舍内将被告人李某抓获。2017年72819时许,被告人向某在东莞市柴火酒店接受调查后向派出所的公安民警投案。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等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黄、李某、向某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被告人黄富兰当庭否认控罪,辩称:一直以来其都是参加者、投资者,其并不是组织领导者,其直接发展的下线大概20来人,而且有的是其借亲戚朋友身份信息注册,亲戚朋友并未参与。对起诉书指控其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1万多人,其对间接发展的下线并不知情。


       其辩护人欧群楷发表辩护意见称:

    一、虽然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富兰直接或间接下线总人数有14075人,但这些数据都是系统统计的帐号,有些帐号并没有激活或没有投资,能够给被告人带来奖金收益的只有一级会员;

    二、被告人直接发展的20多位会员,有很多是其用亲朋好友的身份信息注册的,故真实数量要打折扣,帐面上所盈利的数额也要打折扣;

    三、被告人黄富兰文化程度低,没有能力识别平台是否涉嫌违法,不存在犯罪的主观故意;

    四、汇公司的运营模式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传销活动:1、善心汇公司没有骗取会员财物;2、善心汇平台针对会员只有一级奖励制度,不存在三个以上层级;3、善心汇平台不存在“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情形。

       综上,请求法庭判决被告人无罪。被告人李某当庭否认控罪,辩称系他人推介其加入善心汇的,对起诉书指控其下线有709人有异议,其只直接发展了20来人。


       其辩护人周田发表辩护意见称:

    一、被告人文化程度较低,没有能力识别平台是否涉嫌违法,其于2017年4月才通过转账18万元成为服务中心B轮会员,缺乏骗取他人财物的故意,不具备犯罪的主观故意;

    二、被告人直推下线的行为不能说明其系组织者或领导者,其直接发展的下线不足30人,且多为亲戚朋友。而依据司法鉴定书认定其发展了709名下线存在错误。善心汇平台利用了互联网方式,与传统传销不同,其下线人数及层级完全是系统预设程序自动生成的结果。

       综上,建议合议庭判决被告人无罪。被告人向某当庭承认控罪,辩称其系主动投案并积极配合调查,属于自首;起诉书上面指控其下线总人数9008人,但平台总人数中包括了激活和未激活的人数,希望核实真正有效人数,如核实不清其也认可指控的人数。


       其辩护人林宽发表辩护意见称: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向某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无异议。

    一、向某案发时主动投案,而且在本案的传唤过程中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虽然前面有些地方有所隐瞒,但今天庭审中对犯罪事实全部供认不讳,按法律规定,应认定为自首;

    二、在本案中向某是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并且有深刻的悔过之意。希望法庭对向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三、虽然我们做的是有罪辩护,如果法庭认定本案不属于犯罪行为,也应当适用在向某身上。


       经审理查明:张某(另案处理)于2013年5月份出资注册成立深圳市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2016年在网上建立“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以宣扬“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为“幌子”,通过网络虚假宣传,用高额收益为“诱饵”,采取“拉人头”方式大肆发展会员,仅1年左右时间会员内部层级高达75层,人数高达5572432人。“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上线运营期间,参与人员必需通过推荐人在“善心汇”手机APP上进行注册,并向推荐人或者APP关联的慧尚品商城上消费人民币300元购买“善种子”激活账户,再填写身份证号码、银行卡账号、支付宝账号以及注册手机号码等成为会员。会员账户激活以后,会员可根据投入资金额和发展下线数量获得高额的静态、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会员按照平台指令,向陌生会员汇款(称为“布旋”),这一环节完成一段时间后,平台会安排其他会员向此人汇款(称为“感恩受助”),会员可以选择“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档次,“布施”金额从1000元至1000万元不等,收益率从5%至50%不等。动态收益就是会员发展下线后,可以拿到下线“布施”金额2%-6%的奖励金,其中一半奖励金可提现,另外一半仅在慧尚品商城上购物使用,奖励金直接转入会员APP关联银行账户,通过匹配后由其他会员的支付宝转账过来。内部层级根据会员缴纳的会费数额和发展的下线人数分为普通会员、功德主(分A轮和B轮)、服务中心(分A轮、B轮和C轮)等,每个层级享受购买“善种子”和“善心币”的优惠折扣不同,高层级的比低层级优惠折扣大。被告人黄富兰于2016年6月份通过上线洪某(另案处理)推荐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B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6)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14075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167个、善心币138个、善金币499983个、个人管理奖169053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接单钱包3151元。被告人向某于2016年7月份通过微信群链接主动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C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8),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9008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131个、善心币224个、善金币347413个、个人管理奖240703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接单钱包50元、捐款金额300元。被告人李某于2016年7月份通过上线齐某(另案处理)推荐加入“善心汇”,按照上述操作模式,逐步成为“善心汇”服务中心B轮会员(下线层级数为11),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总人数为709人,案发时其名下的功德包中捡出善种子390个、善心币49个、善金币101350个、个人管理奖44522元、个人出局钱包0元、捐款金额40元。2017年718030分许,公安民警在本市福田区下沙六坊17201房内将被告人黄富兰抓获,并在该房内查获涉案的手机、银行卡、笔记本、善心扣等物品。2017年719010分许,公安民警在本市福田区皇都广场地下室工程部员工宿舍内将被告人李某抓获。2017年72819时许,被告人向某在东莞市柴火酒店接受调查后向派出所的公安民警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告人、李某、向某的身份资料,银行交易明细,扣押清单,深圳市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企业档案情况,抓获经过等物证书证;2.证人祁某、王某的证言;3.被告人黄富兰、李某、向某的供述与辩解。4.广东安证计算机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5.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辨认笔录等;6.涉案的电子数据检验鉴定附带光盘等证据。证据确实、充分,能够相互印证,已经形成完整证据链条,足以认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李某、向某无视国家法律,以推广“慈善事业”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费用获得加入和发展其他人员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作为计酬和奖励的依据,骗取他人财物,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予以惩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黄、李某及其辩护人分别提出被告人黄、李某因文化水平低,经他人介绍参与善心汇,没有骗取财物的故意,亦不是组织者和领导者,其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意见,经查,根据本案现有证据,足以认定善心汇公司属于传销组织,传销活动属于一种特殊的诈骗活动,汇公司以“扶贫救济、均富共生”的名义,通过“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以高额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为诱饵,积极发展下线会员,根据所发展会员的布施金额、次数获取相应收益,收益来源依靠会员间的赠与完成,会员间流动系统内没有资本增值渠道,只能依靠后期会员的资金进入来支撑前期会员的盈利。可见善心汇传销组织本质上也是一种诈骗组织,其实际上是建立了一种诈骗机制。参与传销的人员不论对善心汇公司的诈骗本质是否有所认识,一旦加入该组织,就成为该诈骗组织的一部分,其不断发展下线的活动本身又导致更多的人卷入传销诈骗组织,从而骗取大量参加者的财物。而善心汇平台依托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实时交互与不受地域限制等特征,更是进一步加大其传播的速度及范围。被告人黄、李某通过参与善心汇传销组织,以各种方式发展会员,并以发展下线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的依据非法获利,依法应认定其有骗取财物的故意和行为。同时被告人黄、李某为获取更高回报,晋级为“服务中心B轮会员”发展了大量会员,对该传销组织的发展、扩大起到重要作用,属于善心汇传销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对两上诉人依法应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


       综上,被告人黄、李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均不予采纳。关于三被告人发展的下线人数,经查,虽然不排除存在利用部分亲友身份证注册善心汇会员账户以及部分线下账户未激活等情况,但根据被告人的供述及其对善心汇会员系统中其下线会员人员架构图的签认材料,线下会员的证言,涉案司法鉴定意见中反映的线下会员账户数量及善金币、管理钱包数额等情况,上述证据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三被告人直接、间接发展的下线会员均已远超120人,依法应认定三被告人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属于情节严重,故三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与案件查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三被告人并非善心汇传销组织的发起人、策划者,其发展会员等行为系在善心汇公司现有经营规则下进行,在整个传销活动中起辅助和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向某作为善心汇“服务中心C轮会员”,案发后自动投案,且归案后能够基本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系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酌情予以采纳。综上,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黄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18日起至202071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完毕。)


    二、被告人李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19日起至2019718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完毕。)


    三、被告人向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28日起至201932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完毕。)


    四、缴获的手机、笔记本等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冻结被告人黄名下账户(账号62×××27)存款中的10万元充抵罚金,冻结李某名下账户(账号62×××49)存款中的4615.42元冲抵罚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尹 川

     

    人民陪审员  谭文英

    人民陪审员  曾 鲁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飞飞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被告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被告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