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900-1399

  • 当前位置: 泽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泽正案例 >
  • 泽正案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7)最高法行申508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兰某某,男,197***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武平县某某镇某某村某某片*5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丼静娟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家某某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某某区某某南街*号。

    法定代表人:赵某,该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某某,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王某某,男,196*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娄底市某某区某某办事处某某居委会*组。

    委托诉讼代理人:瞿友胜律师。


    再审申请人兰某某因与被申请人国家某某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原审第三人王某某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285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兰某某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一审法院在原审第三人王某某并未提供原件进行核对的情况下采信真实性存疑的证据,存在严重的程序错误;二审法院未组织兰某某进行质证,且直接采信王某某未提供原件进行核对的证据,亦存在严重的程序错误,侵害兰某某的实体权利,应当予以撤销。(二)兰某某自2002年开始使用争议商标,经过多年使用和宣传,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兰某某是争议商标无可辩驳的权利人;王某某通过业务往来接触到兰某某的商标,恶意提起无效宣告申请,其主张不应被支持。(三)争议商标的注册不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兰某某自2002年就开始独创并经营“鱼头骨图形”商标,王某某使用在后,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在先使用”要件。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王某某使用所述商标已具有一定影响力。二审法院对证据采信不当,与事实不符,应予撤销。故请求依法再审,撤销一、二审行政判决,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并应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被申请人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意见称,一、二审判决依据充分,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律程序。再审申请人兰某某的再审请求和理由均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兰某某的再审请求,维持一、二审行政判决。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兰某某申请注册的争议商标是否构成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对其注册商标予以无效宣告是否存在错误的问题。

    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条旨在对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予以保护。此条中在先的未注册商标应当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就已存在,且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并具有一定影响。如果商标申请人明知或者应当知道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而予以抢先注册,即构成本条适用的条件,不应被法律所认可。对于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曰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本案争议商标为兰某某于2007年7月3日申请注册,专用期限自2010年6月7日至2020年6月6日。王某某系于2008年4月21日提出商标注册申请,专用期限为2010年7月7日至2020年7月6日。争议商标的图形部分与王某某主张在先使用商标的图形部分基本相同。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原审诉讼中提供的证据显示,王某某早在兰某某申请商标之前即已将其委托设计的图形作为商标使用在“电控调光塑料薄膜”等商品上,且兰某某与王某某所办企业地处同一地区、二人从事相同行业的经营活动,兰某某应当知晓王某某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却抢先将其注册,其行为符合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对于上述事实,王某某在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期间提供了其商标设计合同、商标设计样稿、商标效果图、商标设计费收据、产品宣传册、户外广告等等证据,这些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实商标评审委员会所作出的争议商标无效的决定具有事实依据。在无相反证据推翻上述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正确,驳回兰某某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对于兰某某主张其争议商标在市场上使用时间早于王某某的商标使用时间的问题,对此,兰某某在原审中提供了七个公司(兰某某主张是产品购买商)各自出具的制式证明。在这七份证明中,七个公司证实的内容相同,均证实“争议商标在市场上早于王某某的注册商标”。从上述证据形式看,该证据相当于由第三方出具的证明材料,上面仅有公司名章或合同专用章并无经办人员的签名盖章,亦无相关人员出庭作证。证据的真实性无法核实,证明效力明显低,不能证实争议商标在市场上的实际使用情况,原审法院未予采纳并无不当。对于兰某某主张王某某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问题,兰某某在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期间即对王某某提供的证据发表了意见。虽然兰某某始终对上述相关证据提出异议,但因王某某提供的证据形成了证据链条,兰某某并没有提供证据予以推翻。故在无相反证据推翻王某某提供的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兰某某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此外,虽然王某某没有参加一审庭审活动,但在二审诉讼中王某某对部分证据提供了原件,二审法院亦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询问、质证,审理程序并无不当。兰某某主张原审法院存在程序错误的再审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再审申请人兰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兰某某的再审申请。

    01.png


    关闭
    400-900-1399